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东皇[洪荒重生] 作者:黑吃黑(3)

发布时间:2014-11-08 15:24 类别:BL同人

重生仙侠修真洪荒传奇
 
 
  元始:“……”
  所以祖巫是被他坑了?想起儿子手中的祖巫的精血,身为受益人的元始给了太一一个了然的眼神,放心吧师兄,我可不是占了便宜不办事儿的。
  太一心里打了个问号,师弟你最近改了风格告别面瘫我是知道的,但是你跟我说清楚你这到底是啥意思啊!难道是暗示我去干掉后土?
  发现被太一盯着看,元始心道,师兄,我们三清可都是圣人,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到时候事儿绝对会干得漂亮!
 
  ☆、第86章 凤生九子
 
  通天讲课很是用心地讲了一个多月,万妖听得那是一个感动涕零,谁不知道眼下的形势啊?要打仗了吗!都和巫族打过一场了再没有点警觉心,他们也就是真的死有余辜了。
  现在有圣人讲课,或许他们没有那个缘分,不能拜师,但是有这些也已经足够了。
  比起他们隐藏在一角的后土和她带来的女性大巫一个个就警惕多了,原本在元始讲课的时候后土差点就想去掐他的脖子,你倒是说点能让人听懂的啊!
  你倒是说给我听听啊!
  这样圣人讲课的机会多吗?一点也不,所以你好容易找到机会听他讲课,他还不讲给你听,这简直是让后土这样脾气算好的祖巫都想要暴躁了。
  如果可以的话她当然不想让巫族和人类的后裔只修炼通天家的法诀,她就算是不懂修行也觉得容易剑走偏锋,走岔路也不容易发现,不如两边都修行,双管齐下也好有对比……
  可想的如此美好,偏偏元始就是不给听,奈何?
  等玉清下台,上清上来之前见太一出来安抚万妖,后土也在被安抚之列,对通天充满了信心。通天上次在讲课的时候就表现的十分积极,本身立教的教义也是有教无类,不搞元始那一套。
  而通天也没有让她失望,一讲就是一个多月,够基础,够详细,够良心,简直让后土都想亲自到他面前跪谢一番了,这就是他们巫族的未来啊!
  通天讲完之后目光就在万妖身上流连,看来看去,他要选出来几个好材料,只是他一早就发现了那么几个,只是一掐算又有那么点迟疑,于是传音给太一和元始道:“大师兄,二哥,我选了几个弟子,你们且帮我参考下品性如何。”
  正在闲磕牙的太一和元始两个一看,太一先是挑了挑眉,接着就去看元始的脸色,果见元始脸色有些不对。
  太一看了之后就发现原来那四个小妖都是资质一般,跟脚一般,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合该是通天的弟子”。正是那日后截教的多宝道人、金灵圣母、无当圣母、龟灵圣母。
  四妖都是灵兽,虽无作恶,但是按照元始的择徒标准那是远远不够,可这毕竟是通天收徒弟,本就是命中注定有缘……
  太一暗中盘算了下,并没有直说,只是道:“师弟是要看品性?品性又哪里是说看就能看出的?你若是中意不如先收为记名弟子,养在身边慢慢考察,品性好就留下,品性不好就逐出门墙,何须如此慎重?”
  元始当然知道弟弟的传教方针和自己的不同,但是这可是他弟弟第一次收徒弟,当然要找什么都好的,这四个怎么看上去都不配入他弟弟门墙啊。
  但是这命中注定的缘分要是给拦了反而容易再生波折,因此他听了太一的话后也是脸色明朗了许多,对通天道:“大师兄所言不错,先收为记名弟子考察一番再说吧。”
  通天听兄长和大师兄都是这样说也没有异议,因而便道:“讲道完毕,此四妖与我有缘,可为我门下记名弟子,他日会再行讲课,届时会再收门徒。”
  一时间既有人对那四妖羡慕嫉妒恨,又有人心中惋惜不已,还有人看向那被通天打出的祥光笼罩的妖精,详细记住了模样,打算日后套交情……
  多宝道人、金灵圣母、无当圣母、龟灵圣母四人哪里想过自己能有机缘拜入通天教主的门下?一个个立刻跪拜在地上,口称师尊,先行了拜师礼。
  通天见状也是微微点了点头,心中琢磨着自己的兄长刚丢了一个刚化形的玉鼎给了茗茶,他原本没打算把弟子带到寰宇境中去,可这四个弟子看上去都很是弱小,要是不安置一番被人打死了,这不是丢了自己的脸?
  他心思转了转,就转到了镇元子身上。
  他和镇元子和红云的交情那是一个好,又信得过两人的人品,现在两人一个在妖族天庭也就是他大师兄的眼皮子下面,一个在守护人族,不管是哪个看上去都少了随意差使的人……
  通天的小算盘打的不错,对四妖招了招手示意他们上前,对他们道:“你等虽然入了我之门下,但是根基浅薄,尚需历练,是愿留在妖族天庭还是去照拂人族?”
  太一听了就忍不住看向元始,三师弟,你弟弟怎么好像一下多了两个心眼,你们兄弟俩是不是性格互换了?这成圣难道还有这作用?
  元始看他那直白的目光忍不住瞪了一眼,师兄你还有没有点当师兄的样子?虽然我们也从来没指望过你能当个好榜样。
  不过元始也觉得弟弟这一步棋走的不错,他们既然不打算搬家又要收徒弟,就要找个地方安置弟子。丢给镇元子那能算他们帮衬太一和帝俊这师兄弟,丢给红云那是看重红云师弟,弟子随意给他差遣。
  人族根基浅薄,他师弟肯定会高兴的。
  四妖显然都觉得留在天庭不错,虽然天庭要打仗,但是天庭就在不周山啊,妖皇和东皇那都是他们的师叔师伯。
  再说了,他们的师尊常常来不周山,可没听说过去人族那儿啊,这还用选?
  通天见他们四个的回答都如出一辙,不禁笑道:“罢了罢了,既然你们都愿意在天庭也好。”他接着为这四个弟子排了顺序,照旧是多宝当了老大。
  太一曾经听人说多宝之所以叫多宝,是因为鸿钧在分了所有宝贝后把剩下的宝贝和放宝贝的石头都给了多宝道人,他当时看的时候就嗤之以鼻,说得好像太清和元始都没徒弟一样。
  再说了要分也是分给徒弟,哪里有好处都给徒孙的?而且是徒孙之一?
  拉仇恨也不带这样拉的。
  他琢磨着可能是因为多宝道人的本体是一只老鼠的缘故。
  多宝和金灵、无当、龟灵又见过了太一和元始,又再次拜见,太一琢磨着自己应该给点见面礼,但是因为还有一个玉鼎,便对他们道:“等你们恒微大师兄出关之后,让你们见礼,届时再给你们见面礼。”
  通天立刻道:“师兄,这怎么使得?”
  他手下的弟子可不会只有这四个,按照他的想法最少也要有三千,如果能保证品性都不错,就算是有上万他也不介意。
  太一不禁笑道:“那就先给这四个,也只给玉鼎,谁让他们是你们第一次收徒呢?”
  元始对自己的徒弟少会“吃亏”完全不在意,在他看来自己的儿子已经在太一那儿得了天大的好处了,哪里能再得他的东西?因而听他说只有第一次收的徒弟有这待遇也才满意。
  镇元子此时正和红云在人族那边,太一听了通天的打算之后就对通天道:“你难道想立刻回寰宇境?”
  通天老老实实说自己打算和二哥一起再将盘古幡和诛仙四剑祭炼一番,他手下没有能够镇压气运的宝贝,也就想通过和兄长一起祭炼盘古幡从中感悟一番,看看能不能用在诛仙四剑上。
  太一笑道:“那正好,我打算也掺和一下,你们可不要嫌弃我。”
  元始奇道:“师兄你这是?”
  “我一直对阵法感兴趣,诛仙剑阵我又怎么能错过?”太一双眼弯弯,但是通天怎么都能觉得这笑容有点冷。他向来是个好师弟,对师兄大人从来都是十分尊敬,几乎不假思索道:“没问题。”
  “也不多耽误你们,你们先祭炼,差不多了通知我一声就行了,祖凤那边的孩子出生之前,不周山这边还是我照看,你们懂的。”偷懒那么长时间,也总是要背点责任的,否则帝俊真的会掀桌子不干的吧?
  元始知道太一这么说多少有点想要避嫌的意思,淡淡一笑,“那到时候再通知师兄。”
  太一无比满意。
  因为有四个小辈在,他少不得又惦记起了被元始给丢到一起闭关的恒微和孔宣,之前他一直没空问,现在少不得还是要八卦下,道:“你好端端的怎么把孔宣也给丢进去了?他们两个在一起你确定还有心思闭关?”
  唔,他这绝对是以己度人,总觉得这两个小年轻被大家长给关了紧闭,不像惩罚,反而像是有心让他们一起度蜜月。
  元始见他那笑意明晃晃的挂在脸上,他终究是应了红尘劫的圣人,不比自己家兄弟在这方面的愚钝,索性似笑非笑的看着太一道:“师兄你觉得我这是什么意思呢?”
  当然是觉得你这当爹的难得体贴儿子一次啊!不过太一看着他们家明显画风有点不太对的三师弟,闭嘴没说话。
  见他总算是没说出什么能噎死自己的话,元始心中才稍稍满意,这才慢慢解释:“是孔宣自己要求的,说是担心恒微闭关的时候会出岔子。”
  他这个做长辈的,平日里就算是称不上平易近人,但是这种时候也知道体恤孩子的。况且他也相信自己的孩子不会过于胡闹。
  一听是孔宣自己提的,太一转瞬间就回味了过来。
  孔宣粘恒微那已经成了习惯,两人焦不离孟孟不离焦,要是真的分开那么长时间或许两个人都不习惯,至于会不会因为“新婚”黏糊在一起,太一还真没有那么八卦。
  多宝等人听着自己的师父和两个师伯在讨论恒微和孔宣,他们身为妖族自然不会对妖族太子陌生,只是恒微虽然也因为孔宣和大鹏的缘故经常往来天庭,但因为没有在天庭挂职的缘故,知道他的存在的都是最顶端的大妖,他们四个目前修为普普通通,哪里听过这号名字?
  可听着太一和元始说笑,中间通天再掺和两句,四个弟子中被排了顺序后居首的多宝最为圆滑,心性也通透,在旁听了一会儿之后瞬间就认清了现实。
  因为他师尊和上面两位兄长没有分家的意思,所以目前都住在寰宇境。
  他们玄门三代目前是混着排的,他上面有四位师兄,其中一位还是元始师伯在来这里之前刚收入门下的,但是因为是在寰宇境中受过熏陶又刚化形,所以在跟着茗茶道人身边受教育。
  他心道,要是这样算如今玄门只有妖皇和元始师伯有儿子和弟子在他的上面,但是也因为有了这些出身高又天赋极佳的师兄们,他要是不努力,身为师尊收入门下的第一个弟子,也会让截教丢尽颜面!
  除了他之外金灵圣母三女心中所想也相差无妨,他们本身就修为较弱,再加上上面的师兄都来头如此显赫,就算是不为自己,为了师尊的颜面也要努力奋起。
  元始和通天在陪太一闲磕牙一会之后就将多宝四妖直接丢给了太一,让他转交给镇元子。通天还直接给镇元子传音了一番,告知他要善待他的好徒儿,否则跟他没完。
  平白无故多了四个小尾巴的镇元子虽然意外,但也只能摸摸鼻子认了。
  ※
  再说恒微和孔宣。
  恒微在长辈面前向来是完美典范,但是在自己和孔宣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纵然他一直都是稳重包容的那一方,这次也对孔宣主动找了父亲要和自己一起闭关而哭笑不得。
  虽然之前在父亲和帝俊师叔的面前他很有胆气,但是现在两人单独相处,他反而浑身不自在。
  孔宣是谁?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他心里想什么他就算是不能猜出个十成十,猜一个十之八|九还是没问题的,见他一进门就有些束手束脚顿时没好气道:“你乱想什么呢,我只是不跟你一起闭关有点静不下心。”
  他像是那么急色的人吗?虽然……
  有巫妖这一个就在眼前的危机,又要再当九个小家伙的兄长,和恒微的事情又已经得到了长辈们的认同,已经不担心恒微跑到别人碗里的他,恨不得把幼年时丢掉的节操和下限全捡起来,哪里会在闭关室跟他胡来?而且还是亲自去求来的?
猜你会喜欢....